1111td.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版块 » 另类其它 » 医道官途之秦清之孔源的官场潜规则

医道官途之秦清之孔源的官场潜规则

岚山市副市长秦清接到了省委组织部部长孔源的电话,要求今天下午来东江讨论关于她的新人事安排。

秦清敲开了组织部部长的门,孔源开门一看,体制内第一美女那靓丽脱尘的风韵赫然眼前,看得他眼睛都快直了。

“进来,快请进!”孔源忙着把秦清请进办公室。小清啊,今天请你来是想谈一下组织上想调你来东江负责新城开发区的工作。

孔书记,我在岚山工作的很好,而且目前手头事情很多,突然调离一定会对岚山开发区的建设造成一些影响,秦清说道。对于孔源这个老色鬼,秦清是抱有一定防范的。

这样啊!本来组织上是很希望你来东江的,而且还考虑把张扬从南锡调过来帮你打下手,孔源说道。

听说可以和情郎一起工作,秦清脑海里立刻浮现出张扬那坏笑的脸。再想到那些暧昧的场景,不自觉的就发现下面有些泥泞。

孔书记,您的建议我想可以好好的考虑一下,秦清说道。

“别急,来!先喝一杯茶解解渴。”孔源笑眯眯地说。

走了这一段路,说实在还真有点渴了,心里开心,不自觉的放松了下来。秦清接过来喝了一口,挺好喝的,就全喝了下去。孔源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怪异的微笑。和孔源聊了几句,秦清忽然觉着有些头晕心慌,刚想站起来,旋即觉得天旋地转般,不由地倒在了沙发上。

孔源心头窃喜,靠过去叫了几声:“小清同志。”一看秦清没什么反应,不由心头狂喜。他大胆地用手在秦清丰满的乳房上捏了一下。秦清还是没什么动静,只是轻轻地喘息着,像是睡着了一样。

原来孔源在刚才给秦清喝的茶里下了一种外国的迷药,药性很强,可以维持2个小时,而且还有催情作用。此时的秦清脸色绯红,鲜红性感的嘴唇微微张着。

孔源把门锁上,窗帘拉严。在这个他自己的办公室,他已经数不清和多少女人在此共赴巫山了,所以这一切在他做起来是那样的轻车熟路,有条不紊。

孔源边送开领带结边轻快地走到秦清身边,迫不及待地扑到躺在沙发上的秦清身上,轻轻掀起秦清黑色的长裙。

哇!洁白丰满的大腿被黑色透明的丝袜紧裹着。孔源把秦清裙子的肩带往两边一拉,秦清丰满硕大的乳房被黑色蕾丝花边的乳罩紧勒着,孔源迫不及待地把秦清的乳罩向上一推,一对雪白硕大的乳房立刻一耸而出,一颤一颤地露在孔源面前,好白好大的乳房啊!枚红的乳头在胸前微微颤抖着,由于药力的作用,乳头与已经开始慢慢地坚硬起来。

孔源双手抚摸着秦清这一对白嫩的大乳房,柔软滑腻而有弹性,他用力地搓啊!捏啊!直把秦清白花花的一双大奶子揉得隐隐泛红。孔源张口含住秦清的一只乳房,像婴儿哺乳般用力吮吸着。一只手已伸到秦清裙子下面,在秦清穿着丝袜的大腿上抚摸,缓缓向上滑到秦清最敏感的三角区,隔着那条黑色半透明的内裤轻轻抚摩着。

孔源一只手开始解开自己的裤扣,匆匆脱下裤子。把那条饱受压迫的大阴茎从内裤里掏出来。

孔源把秦清的内裤轻轻拉下来,乌黑浓密的阴毛顺伏地覆在微微凸起阴丘上,雪白的大腿根部一对粉红柔嫩的阴唇紧紧地合在一起。

孔源的手轻轻梳着柔软的阴毛,摸到了秦清柔嫩的阴唇上,潮潮的软软的。孔源把秦清一条大腿扛到肩上,一边抚摸着光滑洁白的大腿,一边用手把着粗大的鸡巴顶到了秦清柔软的阴唇上。

“小宝贝,我来了!”孔源用力一挺。

“吱……”一声,插进去大半截,昏昏沉沉的秦清不由双腿的肉一紧,眉头微促,发出一声“哎……”的呻吟。

还真紧啊!孔源只感觉鸡巴被秦清的阴道紧紧夹住。孔源来回抽动了几下,才把整条粗长鸡巴连根插入,秦清秀眉微微皱起:“嗯……”发出一声娇腻的呻吟,浑身微微抖了一下。  粗硕的鸡巴在秦清的阴部抽送着,发出“咕唧……咕唧……”的声音。昏睡中的秦清浑身轻轻颤抖,轻声地呻吟着。

孔源突然快速地抽插了几下,拔出鸡巴,迅速插到秦清微微张开的嘴里,一股乳白色的精液急速射进秦清的口中,射了满满一口,一部分慢慢从嘴角溢出来……

孔源恋恋不舍地从秦清嘴里拔出已经疲软了的鸡巴,喘着粗气休息了一会儿。这才转身从里屋拿出一个拍立得照相机。摆弄着秦清软绵绵的身体,做一些淫荡的姿势拍了十几张照片。

拍完了照片,孔源这才慢慢全身脱个精光,走到秦清身边,把她从沙发上抱起来放到休息室的床上,不紧不慢地脱下她的裙子和乳罩。秦清只穿着黑色的丝袜,仰躺在床上,一对雪白丰满的大乳房在胸前耸立着,即使仰躺着也那么挺。

孔源光着身子斜躺在秦清身边,双手不停地抚摸着秦清全身每个角落,还用舌头在秦清的身子上一遍一遍舔着。很快秦清那性感充满诱惑的雪白的肉体就刺激得孔源鸡巴又硬了起来。

于是孔源把手伸到秦清阴部,用手指轻轻梳弄着阴毛,还湿呼呼粘粘的。就又翻身轻压在秦清身上,双手托在秦清腿弯处,让秦清的双腿向两侧屈起抬高,然后拿一枕头垫在秦清的腰下,让那湿漉漉粘乎乎的阴部向上突起来,深红色柔嫩的阴唇此时已微微的分开,孔源坚硬粗长的鸡巴顶在秦清两片阴唇中间,“吱……”的一声就又插了进去。

秦清此时已经快苏醒了,感觉也已经很明显了,在一插进去的时候,屁股竟然向上抬起来了一下。迎合着使孔源那条粗大的鸡巴这次顺利地一插到底,整条连根没入秦清的阴户中。

孔源也知道秦清快醒了,也不忙着干,他不紧不慢地把秦清身上仅剩的丝袜从的大腿上脱下,然后用肩头扛起秦清一条大腿,粗大的鸡巴在秦清阴道里面慢慢地来回磨动着……

秦清此时开始慢慢恢复知觉,恍惚中疯狂激烈的做爱,酣畅淋漓的呻吟呐喊,使秦清恍若梦中。在慢慢醒过来的时候仍然沉浸在如浪潮般的快感中,就好像张扬每一次给她带来的冲击般强烈,感觉着那一下一下刻骨铭心摩擦,抽送。“嗯……嗯……”秦清轻轻的吟唱着,扭动着柔软的腰肢。

猛然地!秦清感觉出了下身真的有一条很粗很硬滚烫的东西在抽动着。不由一下挣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自己两条雪白的大腿之间孔源淫笑着的脸,自己浑身上下寸丝不挂,下身还插着这个眼前这个色迷迷男人那条粗长的东西。

“啊!……”秦清尖叫一声,一下从孔源身下滚脱出来,抓起床单遮住自己赤裸的身体。忽又觉着嘴里粘乎乎的,有股腥腥的怪味。嘴角好像也粘着什么,用手擦了一下,是粘乎乎的白色液体。天啊!秦清一下子知道自己嘴里的是什么了,忍不住一下趴在床边干呕了起来。

“哈哈!哈哈!”孔源走过去拍了拍秦清的背:“别吐了,这东西不脏,有营养呢!”

秦清浑身颤抖着:“别碰我,你这个老流氓!我要告你,告你强奸。你……你不是人!”秦清泪花在眼睛里转动着。

“告我?你想好了?”孔源毫不在乎地笑了。他走到床头柜前,拿出刚才用拍立得照相机拍的那些照片。“看看这是什么吧!”孔源拿出几张照片扔在秦清面前。

天啊!这是何等淫秽的照片啊!秦清只觉头脑嗡的一下全乱了。照片上的她微闭着眼睛叉开双腿仰躺着,而且嘴里竟然含着一条男人的大鸡巴,嘴角清晰可见流着一股乳白色的精液。在这一对照片中居然还有自己和张扬亲热的照片。

“你……你……”秦清浑身直抖,又气又惊。一只手指着孔源,一只手紧紧抓着床单遮住身子。

“别傻了,乖乖让我肏,亏待不了你!你工作的调动没有问题,别以为你和张扬的奸情我不知道,他已经是宋书记的女婿了,你说这是要被抖出去对你对他都不好,不是吗?

“再说了,你要不听话,照片到了你的亲戚朋友手上就不好了。是吧?”孔源得意地笑道。

“不!……”秦清羞愤地想去抢照片,孔源一把搂住了她。“刚才,你也没动静,我干的也不过瘾,这下我们好好玩玩。”一边把秦清压到了身下,嘴在秦清脸上一通乱吻。

“你滚……放开我!”秦清用手推着孔源,可连她自己也知道推得是多么的软弱无力。她可以不在乎自己的名节,但她最在乎的是张扬,为了他自己可以牺牲一切,想到这渐渐的便放弃了抵抗。

孔源的手毫不客气地抓住秦清那对如同熟透了的蜜桃一样的大乳房,揉搓挤捏着,一边低下头去,张口含住了一只乳房,用舌尖轻舔着铜钱般大小的乳晕和深红的乳头,一边用右手食指和拇指捏住秦清另一只乳头轻轻搓着,捻着……一股股如电流般的刺激冲击着秦清全身,秦清忍不住浑身颤栗。不一会秦清的乳房就给捏弄得又涨又红,乳头也渐渐硬了起来。

“不要啊!……别这样!……嗯!……”秦清手无力地晃动着,她无力地做着象征式的挣扎和反抗。

孔源一边用力吮吸着秦清的乳头,一只手已经缓缓滑下了乳峰,掠过雪白滑腻微微凸起的小腹。梳了几下柔软的阴毛,手就停在了肥嫩的阴唇上,两片阴唇此时微微敞开着,孔源手指轻轻掰开阴唇,轻按在娇嫩的阴蒂上,捏弄着,用指甲轻刮着……

“啊!……不要啊!……啊!……”秦清头一次受到这种强烈的刺激,双腿不由的夹紧了又松开,松开了又夹紧。浑身激烈的颤抖。

玩弄一会儿,孔源又坚硬如铁了。他一手抬起秦清一条大腿扛在肩上,一手握住秦清的一只大奶子,挺着粗长的鸡巴向秦清的阴道逼近,乌黑的鸡蛋般大小的龟头顶在了秦清那两片柔嫩的湿湿阴唇之间。孔源腰部用力一挺“吱……吱……”粗长的鸡巴缓缓插了进去……

“啊!……啊!……”秦清不由呼出声来。只觉得下体被一条粗硕滚烫的劲物充塞得满满的,暖暖得无比受用。虽说这根东西在她身体里出入了好多次,可清醒着的秦清却刚刚才感受到这强劲的刺激和快感,比张扬的要粗长很多。秦清一下张开了嘴,两腿的肌肉一下都绷紧了。

“咕唧……咕唧……”由于秦清的下身淫水很多,孔源一开始抽插就发出水滋滋的声音。秦清毕竟最爱次数不多,阴道的弹性还是很好,两片柔嫩的阴唇紧紧围箍着孔源的大鸡巴。

孔源不愧为性交高手,他粗长的鸡巴每一下几乎都插到了秦清阴道最深处,每插一下,秦清都禁不住浑身一颤,红唇微启,娇呼一声。

孔源一口气抽插了四五十下,秦清浑身已是细汗涔涔,双颊绯红,淫呼不止。一条洁白的大腿搭在孔源肩头,另一条斜放在床边,伴随着孔源的抽送来回晃动。

“啊!……哦!……哎呦!……嗯!……”秦清娇呼不止,孔源停了一会又开始大起大落地抽插,每次都把鸡巴拔出到阴道口,然后再使劲猛地一下插进去,直插得秦清阴精四溅,四肢乱颤。孔源的阴囊啪打在秦清的屁股上,霹啪、霹啪直响。

秦清已到了欲仙欲死的痴迷状态,一波又一波强烈的性快感冲击得她不停的呻吟,声音越来越大,喘息越来越重,不时发出无法抑制的娇呼。

“啊!……嗯!……”每一声呻叫都伴随着长长的出气,脸上的肉随着紧一下,仿佛是痛苦,又仿佛是享受。那种美妙的滋味令秦清浑然忘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秦清已经无法抑制自己,一连串不停地大声淫叫。孔源只感觉到秦清阴道一阵阵的强烈的收缩,每插到深处,就感觉到秦清暖呼呼的子宫里,像有只小嘴要把龟头含住吸一样。

秦清阴道里的一股股淫水源源不断地渗出,随着鸡巴的拔出顺着屁股沟流到了床单上,已湿了一大片。秦清一对丰满的乳房向浪一样在胸前涌动,深红的乳头如同雪山上的雪莲一样摇弋,舞动。

高潮来了又去了,秦清早已忘了一切,只希望那条粗长的鸡巴用力用力地抽自己。她疯狂地扭动着雪白丰满的肉体,迎合着孔源一波又波猛烈的抽插。

孔源又快速插了几下,忽地把秦清腿放下,鸡巴“嗖……”一下全拔了出来。

“啊!别!……别拔出来啊!”秦清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说出这样不要脸的话。此时被性交快乐冲昏了头的秦清已是顾不了这些了,竟还伸手去抓孔源那条带给她无比快乐沾满淫液的大鸡巴……

“骚货!不过瘾是吗?趴下!”孔源用手拍了一下秦清雪白的肉臀。“没想到你还真淫!今天老子让你过足瘾!”

秦清此刻被欲火烧得几乎疯狂,她顺从地跪趴在床上,还着急地高高抬起自己雪白肥大的肉臀,渴望着那条粗硕滚烫的大鸡巴快快塞回自己体内……

孔源把秦清跪着的双腿向两边一分,双手按在秦清那白花花的大肉臀上,如揉面团般一阵用力揉捏,直把秦清雪白的肉臀揉得发红。还意犹未尽地用手掌“啪啪……啪啪”击打着秦清雪白柔嫩的肉臀。

那根惹火粗硕劲物迟迟还不插入,秦清只觉浑身似被抽空一般,难受得几欲昏死过去。她语无伦次地浪叫着。

“快啊!……快插啊!……插进来啊!……”秦清淫浪地叫唤着,扭动着蛮腰,拚命使劲抬着自己雪白的大屁股。

孔源双手掰开秦清两片雪白的肉臀,中间的浅褐色的肛门和两片湿漉漉的阴唇清晰可见。秦清阴户里泛滥的淫汁,正沿着两条白白的大腿源源不断地流到床单上……孔源手持鸡巴,顶在秦清那已湿得不成样了的阴户上,还没等他用力插,秦清已是急不可待地扭腰抬臀,配合着把他的大鸡巴吞入自己阴道里。

“好你个骚浪货!让我好好干干你!”孔源挺腰一阵猛烈抽送,身体撞在秦清肉臀上“啪……啪……”直响。

“哎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秦清被这另一个角度的进入冲击的差点趴下。孔源双手伸到秦清身下,握住秦清软绵绵的大乳房,像挤牛奶似的使劲挤捏着。

鸡巴快速有力地抽插,两人的肉撞到一起啪啪直响。秦清上气不接下气的娇喘呻吟,夹杂着一两声长长的高呼。终于孔源在秦清又一次到达高潮时,在秦清阴道一阵阵强烈收缩下把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射入了秦清的子宫里。秦清浑身不停的颤抖着,感受着那如触电般颤栗令人酥软的快感……

秦清软绵绵地趴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了。孔源抽出他那条已经疲软上面沾满精液的鸡巴,一股乳白色的精液缓缓从秦清微微红肿的阴唇间流出。

第二天,孔源又给秦清打电话,叫她签署工作调动的文件。

秦清心情复杂的敲响了孔源的办公室门,刚一开门,孔源一见面便毫不客气的一把把秦清拉到怀里。

“你干什么呀!……放开……”秦清拚命挣脱出来,这才发觉孔源后面还跟一个男人,这男人应该是她熟悉的人,细一看居然是吴明!

“嘿嘿!好,小清同志。你工作调动的事,就包在我身上了,我们今天专程找你来玩的哦。”孔源坏笑着走到秦清身边。

“玩!……玩什么?……”秦清呐呐说着,一脸茫然。

“玩我们那天玩的啊!那天我们不是玩得很爽吗?”孔源从后面一下抱住秦清。

“你……你……放开我!”秦清被他羞得面红耳赤,奋力挣脱着。心中暗道:这孔源也太色胆包天了,这可是在办公室呀,而且还有其他人在。

吴明笑眯眯地看着,从黑色手提包里掏出来一个微型录放机,按下放音键放了起来。

“啊!……哎呦!……啊!”声音虽然有点不清楚,但确实是秦清的浪叫声,只听得秦清双颊绯红,心荡神驰。

“小清同志,又不是第一次了,你就别装淑女了。”吴明边笑嘻嘻地说着:“我一直以来就很爱慕你,今天借孔书记的光,就让我一亲芳泽吧。”

秦清今天穿的是白色的紧身针织衬衫,美丽丰腴乳房被衬衫紧裹着,露出美妙的弧型,下身穿卡其色的窄窄短裙,露出半截雪白的大腿,穿着肉色的长筒袜,让孔源、吴明看得口水几乎都下来了。

“你们想干什么!……不行啊!……放开我!”秦清大声抗议着,看来他们是想在办公室…………而且还两个男人人一起…………想到这,秦清更是羞得满脸通红,芳心大乱。

“配合点吧?小清同志,那天我们不是玩得很舒服吗?”孔源的嘴靠在秦清的耳边,轻轻地温柔的说:“今天,我们会让你更舒服……更爽!”

孔源说着一屁股坐在办公椅上,顺手一拉把秦清拉到自己怀里,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小清同志,昨天晚上有没有想我啊?”孔源说着,同时双手在秦清浑身上下摸来摸去。

“没有啦!……不要啊!……”秦清强忍着,抗拒着孔源的双手沿着双腿往上摸…………孔源这边也不着急,他把嘴靠在秦清的耳朵旁边,一边对里头吹着气,一边用手轻轻拉起秦清的白色毛衣,隔着胸罩捏弄着秦清的大乳房。

这边吴明也开始行动了,他蹲坐在秦清的身前,脱下秦清的高跟鞋,从小腿隔着丝袜开始缓缓往上抚摸,直摸到秦清的大腿跟部,然后拉住丝袜慢慢的往下脱。一边脱,还一边把嘴唇凑到秦清雪白的大腿上舔着,脱下来后,他竟捧起了秦清纤细的脚,仔仔细细地用舌头舔了起来。

“啊!……不!……要啊!……”秦清简直无法抗拒脚底传来那阵阵的麻痒感觉,身后的孔源这时候也把舌头伸进了秦清的耳朵里,秦清的毛衣已经被孔源拉到乳房上面,胸罩也被孔源拉到乳房上缘,坚挺硕大的豪乳跳了出来,孔源左手环抱着秦清的纤腰,右手手指在秦清雪白的大乳房上轻轻划着圈圈,却就是不去碰她的乳头。

“小清同志,放轻松点,今天让你玩得比上次更爽哦!”孔源说完,那灵活的舌头已经又伸入秦清的耳朵中搅弄,两个男人两双手两条舌头,都在秦清美丽的胴体上熟练的游来走去,搜寻着秦清全身上下的每一处敏感带。他们玩女人老练的手法,敏感的秦清哪里受得了,虽然脑子里一直想着“不行!不要!”可是身体却不由自主的对男人的挑逗发生回应。

“嗯!……啊!……唔!……”秦清被逗得浑身发热,两手抓住椅子的扶手,微张的红唇吐出阵阵的热气和呻吟声。孔源的肉棒也开始慢慢勃起,顶在秦清的股沟上,让她心痒难熬。经过十几分钟的挑逗,吴明开始脱秦清的内裤,内裤底侧湿漉漉的全是秦清的淫水,吴明把内裤拿到秦清俏丽的鼻子前面,让秦清闻自己内裤的骚味,还挑逗她说:“小清同志,你好淫、好多水哦,闻闻看……内裤全湿了呀!”

“嗯!……不!……不要啦!”秦清羞涩地躲闪着自己的内裤,这时孔源的手已伸到了秦清的的屄口,用两根手指抚弄秦清的阴蒂,只见手指在秦清的屄口熟练地游进游出,上下拨弄……

秦清的阴蒂早就充血膨胀,孔源的手指头一摸上来,秦清顿时全身麻麻的,软软的瘫在孔源身上,两条洁白的玉腿张得开开的,配合着孔源的动作,孔源转过秦清的头,熟练的和秦清亲吻,秦清也热情的回应着,两人的舌头交缠在一起。

吴明也没闲着,孔源搓弄了一阵后,这回到吴明了,只见他就把头埋进秦清的双腿之间,伸出灵巧的舌头对准秦清的阴户舔了起来,他一下用舌尖挑逗着秦清的阴核,一下子把舌头伸进秦清柔嫩多汁的蜜穴中探索,一下把嘴贴着秦清的阴户吸吮着淫水,后来更把秦清的阴核含在口中又吸又舔又啃的。而孔源一边和秦清热吻着,两手也时轻时重的搓揉着秦清一对雪白大乳…………

“哦!……啊!……哎哟!……不要了!……人家……人家要……被弄死了啊……”在两个男人的联手攻击下,秦清的身体做出激烈的回应,白色的衬衫被她脱下甩到一旁,水蛇般的腰肢疯狂地扭动,圆圆白白的大肉臀向前贴着吴明的脸,大量的淫水随着高潮渐渐从深红色的肥穴中流出,吴明的脸被淫水弄的湿淋淋的,但还是不停的吸着秦清的阴唇,弄啧啧作响。

“小清同志,舒不舒服啊?”孔源问着秦清。秦清羞红着脸点了点头,眼前这两个人确实是玩弄女人的一把高手,光是前戏就把秦清弄得欲仙欲死了。

“小清同志,你看你流的水,弄得我满脸都是啊!你好淫荡哦!小清同志。”吴明调戏地问着秦清。

“哪有啊!你……你乱说……”秦清嘴上否认着,内心羞得无地自容。说实话自从上次和孔源做爱以后,秦清确实有点怀念那直冲脑髓的快感,这是她从来没有过的感觉,给她莫大的满足和享受,所以这次她的反抗也就是做做样子而已。什么贞操、矜持,被这俩家伙玩得欲火焚身的秦清,现在只想疯狂地做爱。

“小清同志,现在想了吗?”孔源凑在秦清的耳边轻轻问:“想得话我把大肉棒插进去了哦?很爽哦!”

“嗯!……”秦清娇哼一声,羞得双颊绯红撇过头去。

两男人相视一笑,秦清那娇羞媚态更惹得他们欲火高涨。孔源飞快地解开裤子,露出粗黑硕大的阴茎,他引导着秦清背对着自己坐下来,秦清从来没这么做过,孔源托着秦清雪白的肥大臀部,龟头在秦清湿淋淋的阴户上摩擦着,弄得秦清搔痒难耐,前一次被孔源插入的感觉又从记忆里醒过来。

孔源慢慢的把秦清的屁股放下,粗大的鸡巴一寸寸的插入秦清又窄又湿的屄中,秦清微闭着双眼,眉头紧促,娇喘连连,感受着那条粗硕的热物缓缓塞进自己体内,脸上表情也不知是难受还是享受。

这时候,吴明不知何时已从手提包中拿出预藏的数码摄影机,将镜头对准两人交合的部位,站在旁边拍摄着秦清被孔源插入的镜头。

“哦!……啊!……”秦清长呼着,她感觉到孔源那刺刺的阴毛,扎在屁股上痒痒的感觉,屁股也坐实在孔源的腿上,火热的大鸡巴深深地插入自己的体内,肥嫩的穴肉紧紧的包住又硬又热的粗黑肉棒,鸡巴火烫的脉动透过从蜜穴直传到脑部,秦清忍不住发出淫荡的呻吟声。对一旁吴明正在拍摄自己交合的举动,竟然浑然不觉。

“爽吗?小清同志。”孔源低沉的声音又在秦清的耳边响起,秦清转头看了看这个满脸淫笑,令自己又爱又痛的男人,觉得此刻充满魅力,尤其是当孔源托着自己的腰,开始往上挺进的时候,秦清觉得自己爱死这个男人了,她呼呼的喘着气,双手扶着扶手,配合着孔源的动作,上下套弄着孔源的大肉棒,还不时回头和孔源长吻。

“啊!……不要啊!……啊!……不要啊!……”夹杂着浪叫的呻吟,秦清忘情娇呼着,孔源双手绕过秦清的膝窝,将秦清的双脚高高的抬起,向两边分开,那深红色的的阴穴露了出来,同时巨炮有力的向上轰着,这淫荡的一幕完全被吴明的摄影机清楚地记录下来,但沉浸在疯狂性爱中的秦清却还浑然不觉,纵情的呻吟着,扭动着,被孔源的大肉棒和高超的性技巧完全操纵着,随着孔源的抽插,发出一声声无法抑制的淫呼。

“爽吗?小清同志,换个姿势吧?”孔源说着把秦清放下,推倒在地毯上,秦清顺从地跪趴在地毯上,翘起雪白肥大的屁股。

“让我从后面插插你!好吗?”孔源一边说着,一边展开从后面的抽插。他用手拍拍秦清那两片雪白的大肉臀,然后双手扶着秦清的蛮腰,粗长硕大的鸡巴从后面狠命插了进去,下腹部撞到秦清的肥白的肉臀发出啪、啪、啪的响声。

“哦!……啊!……啊!……不行了……啊!……”秦清发出一声声近似疯狂的荡叫。激烈的上下甩着头,满头乌黑的秀发飞散着,绯红娇艳的脸庞一幅淫荡的表情,到达极乐顶点的她不顾一切的放声浪叫着,屄更是不停的收缩收缩,紧夹火热火热的肉棒。

孔源也呼呼地喘着粗气,狠命用力地往前去顶去插。在一旁摄影的吴明再也忍不住了,三下两下脱下裤子,露出和孔源一样粗大的鸡巴来,手持着摄影机走向前去,把粗大的肉棒挺到秦清的面前。

“来呀!小清同志,这里还有一条哦!”吴明一手抓住秦清的头发,一手把自己那条已是青筋暴凸热得发烫的肉棒强塞进秦清的嘴巴里。

秦清这时候才发现吴明手上的摄影机,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吴明粗大火热的鸡巴直顶到她的喉头,让她连呼吸都困难,而孔源这边也配合着吴明的动作,用大肉棒猛烈快速地抽插秦清的阴户,使秦清无暇顾及其它,只被那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完全冲晕。

秦清上下被两条粗大的鸡巴插着,两个男人同时干着这位娇艳性感的美女。正处在高潮的秦清不停的颤抖着,由于口中塞着一条鸡巴,只能发出呜、呜的呻吟,迷茫的媚眼对着吴明的镜头,强烈的性快感使她进入了欲仙欲死的痴迷状态。

“嗷!小清同志,淫货!我要射了!啊!。。哦!……”孔源猛力向前一顶,把鸡巴插进秦清的子宫最深处,充满活力滚烫的精液激射到子宫壁上,秦清被这么一射,浑身一阵酥软,只觉得天旋地转,几乎要昏了过去,要不是被前后两根肉棒插顶着,她一定会瘫软在地毯上的。

“伙计!换过来肏!”两男人丝毫不给秦清喘息的时间,马上交换了位置。孔源把射完精后疲软的鸡巴从秦清的阴穴中抽出,吴明则迅速把鸡巴从秦清口中拔出,挺在秦清那粘满淫液湿得一塌糊涂的淫穴前,对准秦清的嫩穴用力狠狠插进去。

“啊!……不行了!我……啊!……啊!……”不顾秦清的呼叫,孔源捏着秦清的鼻子,逼她张开嘴巴,同时把沾满精液和秦清下体淫汁的,已是的疲软鸡巴塞进了秦清口中。

“唔!……唔!……”秦清疯狂的张着口,把孔源软绵绵的鸡巴连阴囊一同含入口中,塞了满满一口。粘乎乎的白色精液糊得秦清脸颊,嘴巴到处都是,一些还从她的嘴角不停流下来…………

吴明使劲狠命地抽插着,粗黑硕长的大肉棒在深红潮湿的肥穴中插着,秦清柔嫩粉红的淫穴被激烈的抽插翻进又翻出,大量的淫水不停的流啊流啊。由于口中被鸡巴塞得满满的只能发出“唔……唔……”的呻吟。而下面则被抽插得“咕唧……咕唧……”直响。

“小清同志淫水真多,够淫!爽吧?”孔源洋洋得意的对吴明说着。

“是呀!够爽!”吴明边说边用手掌用力拍打秦清洁白的大屁股,霹啪、霹啪直响,鸡巴也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此时的秦清正完全沉浸在性交的快感中,雪白的身体满是汗水,淫荡的汁液沿着丰满的两条白腿不断地流到地毯上……

“嗷!……”吴明一声低吼,火热的精液咻咻开始射进秦清不停收缩的子宫内。秦清只觉的浑身又一次如触电般,被激射得全身酥软无力,软绵绵的瘫倒在吴明怀里。孔源的鸡巴随之也从她口中滑出……

“哎!……哎!……”这回秦清连呻吟的力气都没有了……

三天后张扬就接到省里的调令,当天晚上就来电话,纳闷的问秦清:“为什么会把我们放在一块呢?”

秦清心里苦苦的,但是又不能让张扬知道这纸调令是自己用肉体换来的,她说:“可能是你业绩突出吧!听说这次省里是经过严格的考核、评估才决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