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td.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版块 » 另类其它 » 與公司女同事的故事

與公司女同事的故事

這是我在目前的公司所遇到的真實故事,這個故事有點長,所以我分了幾段寫

。因為我和這女子已經偷情了一年了,你們想想看會有多少故事發生呢?



  我是一個30歲的男孩,所謂男孩就是未婚,不過卻交過四個女朋友,但卻都

平均只交往了2-3年,原因很多,不在這詳述。外表算是俊俏,至少到目前為止

追我的女生還是存在的。



  而對方是一位已結婚兩年的女人,她叫玟(全名不方便寫),小我一歲,還未

生小孩,在我們公司是擔任業務的工作。個性外向,對男女之間情事卻有點保守。

外表清秀大方,還帶有少女的氣息;身材玲瓏有緻,只是胸部稍小,僅有B罩杯。



  到這家公司已經有一年半了,這家公司女生不多約十人左右,但美女比例卻比

一般公司高很多,將近有六成以上的美女。其實我的眼光滿高的,就可以想像有多

美了。而我剛進這家公司時,就有些女生會自動找我聊天,只有玟在一個星期後利

用公事來和我討論,而後卻再約我一起拜訪客戶,藉機找我吃飯或聊心裡話,慢慢

的也就越熟識了,變成無話不聊的對象。



  故事就是由這裡開始的……



  一次在拜訪客戶前,由於與約的時間還有一個半小時,我們就在新光百貨的地

下室餐廳用餐。



  她跟我說,前幾天她和同學聚餐時,她同學問她:「妳的第一次是不是給妳老

公?」她聽到覺得很驚訝,怎麼會有人問這種問題呢?



  其實我也滿好奇的,我就問她:「那是不是第一次給妳老公?」她回答說:「

是。」但她也很想知道她老公是不是也是第一次。不過她說,她老公只要聽她一提

到有關這種問題,都表現得一副很不在乎的樣子。



  就這樣的我們打開了彼此性生活的話閘子,偶爾在聊天過程,也多少有一些肢

體的觸碰,久而久之就習以為常了。



  就在一次她有一個客戶在台南,需要南下去洽談,而談的內容又牽扯滿多技術

上的問題,於是她就向我問說,是否可以安排時間與她去會見這個客戶,我跟她說

,只要老總同意我沒有問題,於是她向老總說明後,老總同意我與她一同到台南。



  到了那一天,我們與客戶約的時間是下午三點,為了怕塞車延誤時間,所以我

們搭乘早上九點三十分的統聯直達台南,一路上我們就像情侶一樣嘻嘻哈哈的到台

南。還好一路上並未塞車,我們約在下午一點半到,然後我們吃了午飯後就搭計程

車到客戶那邊做簡報。



  由於這一次簡報內容我準備得相當充裕,也讓客戶相當滿意,他們對我們的規

劃也很感興趣,所以這個簡報到了六點結束。也因為到了晚餐時間,客戶一直邀我

們留下來給他們招待,在盛情難卻下,我們同意了他們的招待。



  這個客戶帶我們去一家餐廳,外表很像酒家,裡面卻很像KTV,我們就在裡

面用餐與唱歌,當然也喝了一點小酒。就這樣我們在七分醉意下,決定在台南過夜

,明天一早在回台北。



  於是我們到了台南劍橋飯店,在Check-in前,她跟我說:她怕一個人

睡,問我介不介意一起同房?我想也對,一個女生確實不太敢自己睡。但我又擔心

發票上只有一間房間,回公司報帳時會被發現我們同房,這樣會引起不必要的流言





  玟卻說:「沒關係呀!我們開兩個房間,我再到你那間睡就好啦,這樣就不會

有人發現了。」



  我想也對,於是我們訂了兩間房,但卻住在同一間。



  進了房間,原本七分的醉意,也醒了約五分醉。我建議她先去洗澡,她拿起衣

物往浴室裡進去,過沒多久就聽到沖水的聲音,而我也換起輕便的衣服,躺在床上

等她出來。



  躺著躺著就不知覺的睡了一下,等醒來時,我聽不到水聲,也以為自己睡很久

了,心想奇怪玟怎麼洗這麼久?於是我去敲門,叫她都沒有回應,我用手去輕輕的

轉動浴室門把,居然沒鎖。我又輕輕的敲著門說:「妳洗好沒?」就是沒聲音。我

決定進去瞧看看,她會不會出什麼意外。



  當我推開門後,我看見玟竟然睡著在浴缸上。我輕輕的走到浴缸前,看見全裸

的玟,不禁的深呼吸了一口氣,將她從頭到腳看過了一遍。她的身材真的是很標準

,160㎝的身高雖不算很高,但玲瓏有緻的身材,掩飾了她的缺點,讓我真的不

想叫醒她;尤其是她那32B的乳房與粉紅色的乳頭,可見她老公還滿愛護她的,

沒有常在使用的感覺;她的黑森林也分佈得滿均勻的,就好像拍寫真集一樣,有整

理過的感覺。



  雖然我是很想慢慢地品味,但不叫醒她,她有可能會感冒;但我卻又不知道要

如何叫醒她,怕她心裡會很驚訝與害怕;可是我又不能不管它,於是我決定快叫醒

她。我在她的肩膀上輕輕的搖著,口中不斷地叫著:「玟……玟……醒醒,快起來

了。」



  就在我幾次的叫著,她的眼睛濛濛的睜開,然後看見自己一絲不掛的躺在浴缸

上,驚訝地用雙手遮住了胸部,卻不知要遮下面。這時我趕緊開口說:「別緊張,

趕快起來穿衣服到床上睡覺了。」就轉身離開將門關上,心想等她出來有什麼反應

再來應付囉!



  過了約十分鐘,玟從浴室裡走了出來,身穿一件灰色背心和一件休閒短褲。說

了一句:「換你洗囉,不要睡著了。」好像什麼是都沒發生過一樣,我也只好「喔

」一聲就進浴室洗澡了。



  我大約洗了15分鐘出來,看一下時間才晚上11:40,我才知道剛剛我躺

在床上只不過十分鐘而已。



  這時玟突然開口說:「我才在浴室幾分鐘,你就等不及了,是不是有意想偷看

我呀?」



  我緊張的說:「哪有,我也睡著了,醒來以為已經過很久了,妳又沒出來,叫

妳又不應聲,我才緊張妳會發生什麼意外呢!」



  她說:「喔~~是這樣嗎?好吧,不跟你計較了。我剛剛喝了酒,頭有一點痛

,你過來幫我按摩,就當作是懲罰你。」



  我拗不過她,只好說:「好吧!」



  玟趴在床上,我則跪在床邊,雙手就由她的頭摸去,開始輕輕的揉起來。我用

了各種按摩頭的方式。



  這時玟又開口說:「可不可以連肩膀也按一下?」



  我說:「好呀!按肩膀我可是專家呢!」



  於是我將手移到她的肩膀開始揉了起來,我慢慢的加點勁,她口中卻輕輕的發

了幾聲「嗯~~嗯~~」的聲音。我更加的在她肩上游移,透過她的衣服仍能感覺

她柔軟的肌膚。



  這時我忽然一想,她不知是否有沒有穿內衣?我想慢慢的將手移到她的被子裡

去探索,摸摸看是否有內衣的存在。



  這時我趁她在享受之餘,緩緩的將手移到她的脊椎股上,用大拇指往脊椎股的

兩側下壓,這種壓法任何人都會舒服得想睡著的。我順著脊椎慢慢地往下移動手指

,每移動一次就下壓一次,她也因為我的下壓指力,每壓一次就叫一聲,完全沒有

注意到我的企圖。



  我從脊椎頭按到脊椎尾,拇指壓的同時,另四隻手指撫摸她的背部,我發現她

沒有穿內衣。這時我又想:她會不會連內褲也都沒有穿?於是我更想要證明的心,

又觸動我的好奇,要我再往下探索。



  我為了怕她起疑,我將手在她的脊椎上來回按了幾趟,等到我的手到了她的脊

椎尾端,也即是兩片屁股溝的開端。我知道她有點癢的動了一下,但卻沒有制止我

,於是我將四隻手指合併,在她的臀部上慢慢的按摩著,她也舒服得似乎睡著了。

不過後來我確定她是半睡半醒狀,因為偶爾她又會發出舒服的叫聲。



  我游移一會卻發現她真的連內褲都沒穿,這時害我的小弟弟硬了起來,因為我

只隔著一塊薄薄的布,就可摸到她那可愛的小穴穴。



  這時我又想到,如果我再將手移到她的大腿上幫她按摩,也許在按大腿內側時

,可趁她那件寬鬆的褲縫摸她一把。



  於是我藉機問她說:「舒不舒服呀?」



  她回我說:「很舒服,你好會按摩喔!」



  我回說:「那當然。要不要我幫妳按按腿部啊?」



  她說:「好啊!」



  其實我這樣問,只是讓她覺得是她自己要我幫她按的。



  這時我稍微地將她兩腿微微的分開,然後雙手即移到她的大腿上輕輕的按摩起

來。我順勢的從大腿按到小腿,再按她的每根腳趾頭,也用力地按她的腳掌。當我

按她的腳掌時,她的呼吸急促,並大聲的叫痛。



  我還跟她說:「喊痛了,表示身體有病痛,如果會酸表示身體很好。」



  她相信我說的,忍著痛讓我一直按著。



  過了一會我的雙手離開了腳掌,再由小腿慢慢的移到大腿。



  我見她從剛剛的忍痛,又到了全身放鬆時,心中想到時機到了,於是我慢慢的

將雙手按到她大腿的最內側,雙手也順勢的將她的短褲管往上移。這時我的小指感

覺到觸碰到她的穴穴,我見她沒有任何反應,便慢慢的移動我的手掌,由一根手指

換成兩根手指,再由兩根手指進而三根手指,就這樣最後整個手掌都壓在她的陰部

上揉著。



  我看她由淺呼吸轉為深呼吸,再由深呼吸轉為急促呼吸。她似乎很享受這樣的

感覺,所以也一直沒有任何的反抗。



  過了不到一會,我的手掌感覺到濕濕滑滑的感覺,我知道她內心的慾火已經燒

起來了。



  我故意問她:「這樣舒服嗎?」



  她說:「嗯。」有點不好意思回答的樣子。



  我又問:「那我再多按幾下好嗎?」



  她還是說:「嗯。」



  於是我由慢揉轉為快速的按摩,只見她的背部起伏得很快,且呼吸聲音也越來

越快。



  這時我突然靈機一動,問她說:「我幫妳把褲子脫了,這樣比較好按,妳也比

較舒服,好不好?」



  她停了約三秒鐘才點了點頭,說:「嗯。」



  我停止雙手,往她的褲腰慢慢地拉下她的褲子。這時我看見了她雪白的雙臀與

粉嫩的陰唇,真是美極了,就好像那仙桃一樣,帶點粉紅色的肌膚,讓我很想往她

的屁股捏一把,或咬一口。



  不過我停止了這種想法,依舊將雙手往她的陰部摸上去,然後再輕輕的順她的

陰溝方向上下揉著。



  由於先前幫她雙腿打開的角度,她因為舒服而又慢慢的縮回去,於是我又慢慢

的將她兩腿分別拉開了一些,這樣讓我的手能夠更有力的搓,也能夠更看清楚她的

陰部。



  搓著搓著,我慢慢將中指凸起,我感覺到她的陰溝裡的構造,中指到了陰道口

時,我還故意將中指往裡面一伸,然後又恢復原來的按摩。



  這時她「啊~~啊~~」叫了幾聲,淫水流出更多,我的小弟弟都快招架不住

了。



  這時候我已經不管是不是還需要幫她按摩了,將我的中指插進她陰道裡面開始

抽插起來。



  她的叫聲慢慢的由弱轉大,雙手也更用力的抱著枕頭,而我的另一之手也已經

慢慢的游移到她的胸口下,抓著她的胸部搓揉著。



  她終於說了幾句,不再是「嗯」或者「啊」了,而是說:「不要,這樣不好啦

!」



  但我卻當作沒聽到,一隻手插著她的陰道,另一隻手除了摸她的胸部外,也摸

了她的粉嫩屁股,還有她的全身,最後還將中指往她的嘴裡送,她卻吸得很賣力,

嘴巴不停地發出「吱吱」響,而我也被她舔得很舒服。



  過了約一分鐘,我終於受不了她的挑逗,我將她嘴裡的手指抽出,準備脫我的

衣服時,她還說:「我要,我還要。」



  我聽到後說:「好,等我一下,馬上就給妳喔!」



  我利用一隻手脫掉我的上衣,再脫掉我的外褲與內褲,露出我那飢餓已久的小

弟弟。



  這時我說:「來,轉過來給妳吸囉!」



  將她轉過來後,我整個人來了一個180度的迴轉,側身將我的小弟弟伸向她

的嘴巴,她嚇了一跳說:「你怎麼給我這個?」不過她說完後,還是張大了口將我

的小弟弟整根的含了進去。你們絕對無法想像那種情形,她是多麼的飢渴。



  她側著身一含一吐的將我的小弟弟吸得好舒服,逐漸的推向高潮。而我的手也

不示弱的抽插著,並也將我的舌頭慢慢的伸向她的穴口,舔她的淫水。



  這時我才發現她的淫水很香,很好聞又好吃,於是我將手指抽出來,整片舌頭

往她的穴口不斷地舔著。她也因為我舔得舒服,嘴巴含著我的小弟弟,還發出「啊

~~啊~~」的聲響。



  我原本扳著她雙腳的手,慢慢往她的穴穴移動,然後雙手扳開了她的穴口,我

看見裡面很漂亮,粉粉的一片。這時我受不了這樣的天物,我將我的舌頭伸了進去

,不斷地上下戳又移動著,她終於受不了我的舌攻,吐出我的小弟弟,然後直喊著

:「我受不了了~~啊……嗯……啊……」



  過了一會她脫離了我的舌攻,起身將我翻身躺平,然後將雙腿跨在我的腹部上

,對我說:「我受不了了,快給我吧!」話一說完,一隻手抓起我的小弟弟,然後

屁股就往小弟弟坐了下去。



  「唰」了一聲,我的小弟弟整根被她的嫩穴給吞了進去。由於她的淫水流了很

多,也沾濕了大腿內側,所以當她坐上小弟弟時,很順利的就滑了進去。不過她也

尖叫了一聲,因為我的小弟弟也不小,她一直不備而用力的往下坐。不過她卻很快

的適應,不再太用力的上下抽動。



  這時她不斷地發出:「啊……啊……好深喔……從沒有試過這麼深的感覺……

啊……」的叫聲;而我卻偶爾提高屁股,讓她不自覺情況下撞到她的最深處。她也

越叫越大聲,真怕她會吵到隔壁的房客。



  就在我這樣擔心時,她卻喊著:「不要停……用力點……啊……飛了~~我要

飛了~~飛了~~飛了~~」



  就在她喊「飛了」的同時,我就知道她的高潮要來了,於是我配合的將屁股往

上抽送的更快更用力。過沒幾秒鐘,就見她深深一吐長氣,頭由原本的後仰,變成

慢慢的往前低下,最後趴在我的胸口上不斷地呼吸著。



  我見她高潮剛過,不想讓她休息,於是起身將她反過來,換她躺著,我在她的

上面。



  我雙手按在床上,提起屁股,然後再將小弟弟往前插進去,又拔出來,由低速

轉為快速。她再度的又復活起來了,不斷地叫著,且雙手拉著床單,狀似很痛苦,

其實是非常的舒服。



  這時的我想要讓她更刺激,並讓她瞧瞧我的厲害,於是將她的雙腳提高放在我

的肩膀上,然後我再利用整個身體的重量將她的腳往前壓,小弟弟則一上一下的抽

插著。



  她開始受不了了,不過我卻看不出是受不了,還是很舒服。因為她很痛苦的叫

著:「啊……啊……」然後又說:「用力點。」



  這時我問她說:「舒不舒服呀?」



  她說:「舒服。」



  我又問:「喜不喜歡被我幹?」



  她說:「喜歡。」



  我又再問:「那要不要我把妳幹死?」



  她說:「用力點,把我幹死。快點!」



  這時我暗地想,結過婚的女人就是不一樣,偷起情來就好像一隻惡狼。不像未

婚的女生,還裝清純,明明很想卻又不敢說。



  不過玟也是我第一個碰過有丈夫的女人,說真的她的外表真的不像在床上的她

,她做起愛來很主動,會自己變換姿勢,而且還很會找她自己敏感的地帶。



  在我不停幹她的時候,她的雙腿由我的肩上慢慢的滑落到我的手軸上,此時我

更是用力的抽插著。過沒多久我再度聽到她喊著:「不要停……用力點……飛了~

~我又要飛了~~飛了~~飛了~~」



  此時我發現她來了第二次高潮,我也慢慢的放慢抽插速度,但卻並未停止。只

見她好像很疲倦的樣子,躺在那急促的呼吸著。



  這時我正想將她側身翻著,好換一種姿勢,卻見她順著我的手勢,自己整個人

轉趴過來,並說:「快!從後面幹我,我喜歡這種姿勢。」



  我心想:她好主動喔,好猛喔,好飢渴喔!會要這種姿勢的人,是很想要強暴

的感覺。於是我說:「我來了。」



  我也跟著她用同樣的姿勢趴在她背上,雙腳微微彎曲,跨在她雙腿外,然後將

小弟弟給滑了進去,因為她的淫水從開始到現在幾乎都沒有停過。



  此時我再度提起我的屁股,將小弟弟往玟的穴穴抽送著,不過由於玟的屁股很

圓有肉,故這種姿勢是沒辦法將整根小弟弟插進去,只能插進去三分之二,所以玟

會癢得受不了,一直叫喊著:「喔……啊……好……癢……喔……」。



  此時我的頭也與玟的重疊,我將嘴巴移到她的耳朵旁,問她說:「妳喜歡這種

姿勢,是不是喜歡有被強暴的感覺?」



  她回我說:「嗯,我想要你強暴我。」



  於是我將小弟弟抽出來,將雙腿蹲在她的臀部兩側,然後將玟的雙腿拉到最開

,再將我的小弟弟下壓插進去玟的騷穴裡。這時她的叫聲就不一樣了,更大聲了,

且不斷地叫喊著:「喔……哼……啊……好深喔!」



  其實我研究過,這樣的姿勢最能將整根小弟弟都插進去的,如果再將自己的身

體往後仰,會插得更深,且更能搔到她的敏感地帶。



  過沒多久,我慢慢的將身體往後仰,玟果然叫得更加大聲了,而且是很爽的叫

聲。



  果真過得不久,她的高潮再度來了。不過我卻不放過她,反而用雙手摟住她的

臀部位置,將她的臀部拉高,再配合我的小弟弟猛力地抽送。她似乎快受不了了,

因為她的高潮剛過,我卻沒停下來,她再度又飛上天了,又來了第四次的高潮。



  這種姿勢目前為止沒有任何女人受得了的,我使出所有的力量,猛力地一直抽

插,我的手也一直拉高她的臀部,好讓我的小弟弟插得更深。



  她這時真的受不了了,向我說:「我……我受不了了,你能不能不要了?」



  我知道我這一停就前功盡棄了,所以我不理會她,依舊一直往前衝。直到她第

五次高潮快來時,我也快受不了了,我也發出「喔~~喔~~」的叫聲。



  我說:「我受不了了,我要射了。」



  她向我說:「你不能射裡面,要在外面射。」



  我好像沒聽清楚,將她的話聽成:「你能射裡面,不要射外面。」



  於是我叫得更大聲,她也叫得很大聲,最後在她的第五次高潮中,將我熱滾滾

的精液射入她的穴穴最深處,與她的淫水相互結合,在她體內產生一股又一股的熱

流。



  就這樣我最後趴在她的身上,而她也趴在床上氣喘如牛。



  這時她突然問我:「你射了嗎?」



  我說:「對呀!射在裡面了。」



  她突然大驚的說:「我不是說不要射在裡面嗎?」



  我說:「是嗎?我聽成要我射在裡面……」。



  她停頓了一下說:「算了,沒關係,如果有了,再說吧!」



  我心想:已婚的女人真是什麼都比較不怕,反正有了不是賴給老公,就是拿掉





  這時我為了感激她,輕輕的撫摸起她的乳房,嘴唇也輕吻她的脖子與背部,她

也被我的輕吻騷動之下,微微的轉過頭來,對準我的嘴唇深情地熱吻起來,我也再

度發現她的舌頭好滑好甜。



  就這樣我們深吻了一刻鐘後,我們起身一起到浴室沖洗囉!



  在沖洗時,我問她:「舒服吧!下次還有沒有機會為妳服務呀?」



  她說:「很舒服。當然還會有機會呀!我才捨不得放過你呢!」然後又說:「

其實說真的,我的第一次是給我老公,我一直都沒有碰過第二個男人,所以也不知

道什麼叫好,什麼叫不好,更不用說高潮是這麼的舒服與快樂,我好希望天天都能

這樣。」



  我說:「真的嗎?那以後我們就常常偷情,讓妳更加舒服。」



  她說:「可以嗎?這樣有點對我老公過意不去,心中有點內疚感。」



  我急忙的說:「不,那是妳老公不懂得疼妳。也許他在外面也有別的女人,才

會讓妳覺得一直以為舒服就是高潮,所以妳應該放心的好好享受。」我又說:「其

實性交並不罪惡,只要不濫交。而且這是一種兩個人心靈與肉體的結合,能夠追求

自己的快樂才是幸福,這樣老了才不會遺憾。」



  經過我的一番安慰,她似乎比較不會有罪惡感,否則我還很擔心以後再也沒機

會了。



  沖完澡後,我們一起回到床上,我從她的背後摟住她而睡,雙手還不斷地在她

的胸部上揉著。



  她開口說:「其實我很喜歡更刺激的做愛姿勢,只是我老公都不太願意那樣做

。我常看A片的動作,自己也滿想嘗試的,只是一直都苦無機會。」



  我安慰她說:「沒問題,以後妳要怎樣我都配合妳。怎樣,喜不喜歡到野外做

,或到車上做?」



  她說:「想呀!下次我們就在車上做吧!我好喜歡你的粗暴,這樣我就更興奮

囉!」



  就這樣我們聊著聊著最後就一起睡著了。



  然後隔天回台北後,在公司就好像什麼事也沒發生過一樣。